漾新聞|哇嗚!超難的!用全英文挑戰物理辯論 雄中物辯奪2金抱回全國總冠軍

日期:2024-04-14 12:53:14

【漾新聞記者陳雯萍/高雄報導】用全英文來辯論物理,你聽過嗎?被喻為「物理界世界盃」的「徐有庠盃-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挑戰的選手,要具備物理實驗與理論專業知識,還要用英文來進行辯論,面對對手挑戰的議題,還要有能力臨場機智反應,必須具備多元的才能,光是用聽的,就覺得困難無比,但高雄中學高一與高二的十位同學,不僅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,還完勝的拿下2面金牌,甚至還抱回了團體總冠軍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這是一項國內科技教育的重要賽事,也是國內物理界菁英學生參加的賽事,在培訓台灣未來的科技人才,讓科技教育向下紮根。全國各地公私立名校,都會派出選手參賽,每校至多2隊,今年總計有26隊參加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賽事取前三名的3個金牌、5個銀牌、5個銅牌。雄中的2支隊伍,不僅包辦了第一、二名的2面金牌,還拿下了團體總冠軍。更有3位同學取得晉級世界賽的國手資格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值得一提的是,這是雄中睽違8年之後,再度抱回總冠軍。同時,也是繼去年之後,再度蟬連2金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賽事的進行非常的特別,因為是一場全英文的比賽,也是一場辯論賽,而辯論的內容卻是物理的專業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賽事在每場進行的是三隊,在上午或下午的三個小時,ABC三隊,要分別扮演正方、反方與評論方,且三對輪流,進行三個回合的比賽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很特別的是,大會提供12道題目,每一個隊伍都要先就這些題目預做準備,因為正式登場時,反方會要你簡報哪一則題目是無法預知的。當然,正方有淘汰前面三題的權利,如果第四道題目上來還要拒絕,就要被扣分,所以,處處都充滿著挑戰性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雄中這次有10位高一與高二學生組成兩支隊伍參賽,他們都是從去年9月以前,在眾多報名的學生中,經過激烈的校內選拔脫穎而出。再經過長達半年的密集訓練,學生犧牲寒假、假日,甚至一般上課日的晚上,都要現場或是線上討論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學校也提供各種完善的設備,更邀請師大的教授前來培訓。甚至連遠在美國哈佛等名校就讀博士班的學長姐,也常加入線上討論,指導迷津,讓他們獲益良多,受用無窮!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高雄中學是由物理辯論社指導老師盧政良與高執貴,帶領十位同學參加「2024 TYPT台灣青年英文物理辯論賽」,兩隊成績分列第一名與第二名,均獲得金牌,並拿下團體總冠軍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雄中物辯隊提供)

其中,拿下金牌第一名與總冠軍Excalibur 隊,隊長許瀚云,成員還有白景壬、胡維中、陳柏維與林昱佑;而拿下金牌第二名的Relativity隊,隊長林永章,隊員還有羅大釗、鄭棣洋、陳柏諭與王睿呈。並有白景壬、林永章、羅大釗入選國手選訓營,將代表台灣參加國際物理辯論的世界賽,為國爭光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記者陳雯萍製)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校長莊福泰表示,高雄中學的物理辯論代表隊贏得兩座金牌,也把總冠軍帶回來學校,這是八年來我們再度奪回總冠軍。英文的物理辯論其實難度非常高,不只是要把比賽的題目解出來,還必須用英文去跟其他的隊伍進行辯論,整個過程,同學會面臨很強大的壓力,但是他們都非常的團隊合作,能夠拿到冠軍,其實有很多的因素,除了同學們平常的努力之外,學長給的很多經驗的傳承是非常重要的,當然兩位指導老師在這幾年來不斷的投入努力,累積了相當厚實的基礎,終於在這一次拿到金牌成就美好的結果。

圖/雄中物辯隊10位同學挑戰難度最好的「第十六屆臺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」,拿下2金,並抱回總冠軍,還有3位同學獲選國家隊選手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指導老師盧政良也指出,我們慢慢累積蠻不錯的傳統,包括像前兩年,也有一位科學班的學姊成立了物理辯論社,這幾年,設備、器材,學校都持續的供給,加上還開設一些多元選修課,搭配物理課,還有探究的所有課程,其實這些對學生的研究能力,還有累積經驗,都會讓他們越做越好。我很感動的是,這幾年,尤其是疫情之後,我們現在越來越習慣使用線上討論的方式,這兩年,甚至我們有多位在外國博士班的學長,包括2個學長在哈佛念博士班,還有像在ucla等不同的大學,他們都會撥空上來指導學弟,這是非常令人感動的。

圖/雄中物辯隊指導老師盧政良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談到得獎的心得,學生們相繼都說「非常的開心」、「雄中物辯真的很棒!」

拿下金牌的Relativity隊隊長,也獲選國手的林永章則說:「為了這項比賽,我們花了很多的前置作業,經過了很多輪的簡報修正,因為這個比賽強度很大,一場比賽就是三個多小時,我們至少要參加5場以上,透過這項比賽,可以訓練我們心理壓力的承受能力。

圖/雄中物辯隊Relativity隊隊長,也獲選國手的林永章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拿下金牌第一名與總冠軍Excalibur隊的隊長許瀚云表示,前期在做實驗的時候常會失敗,會覺得很困難,然後要嘗試去解決,要花很多時間才可以做出自己想要的東西。在辯論賽的部分,因為要用英文辯論,不但要訓練英文,還要訓練流暢度,然後去看別人討論的時候,也會給你壓力,就是怕自己講錯了,所以前期我們進行了非常多的模擬賽,甚至進行了十幾場,這樣的操作,最後才有這樣好的結果。

圖/雄中物辯隊拿下金牌第一名與總冠軍Excalibur隊的隊長許瀚云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訓練過程到底有多辛苦?學生陳柏維說,一開始的時候,就是校內要先進行一輪甄選,選出能力比較好的人,然後會邀請大學教授來指導。其實最困難的地方應該是實驗與理論建模部分,像理論的話,要找到符合這個現象,或者這個實驗所需要的東西,然後得到想要的結果,再和實驗結果進行比對,才可以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。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陳柏維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陳柏維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鄭棣洋則說,從寒假開始,每天都來學校,從早上開始就做實驗,過程中,大家互相討論實驗可以怎麼做。開學之後,也是每天晚上都會在線上討論我們目前遇到什麼問題,然後跟老師討論看可以怎麼去解決。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鄭棣洋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鄭棣洋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記者問:過程要花很多的時間來訓練,這麼的辛苦,是不是因為你們對這個很有興趣?學生王睿呈分享指出,這個過程想當然就是非常辛苦的,因為畢竟從現象觀察、實驗器材備置、實驗建模,然後實驗操作、數據分析,到上台報告,整個過程都要自己操作,所以這個過程想當然是非常辛苦的,可是因為我們做實驗的時候,因為本身就對物理有熱誠,會發現自己對這個現象非常有興趣,所以就算很辛苦,還是會想要把它做完,加上學長、老師們的建議,所以才讓我們意志更堅決!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王睿呈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王睿呈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前年參賽時,也為雄中拿下銅牌,高三學長黃聖祐已經通過大學申請醫科第一階段,但他也不忘來指導學弟們。黃聖祐說,雄中物辯不只今年拿到2金,去年也很強,也拿到2金,今年不僅蟬連2金,還把總冠軍拿回來。

圖/雄中物辯隊高三學長黃聖祐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他說:「我特別喜歡雄中物辯的文化,不只是這一屆10位同學的努力達成,其實還有很多之前的學長,像是目前在國外名校讀博士班的學長,還有我們現在高三的學生,都會來指導,我們的學長各有專業,有的是在論文研究上,有些是實驗、假設特別厲害,像我是比較專注在簡報的設計,還有幫助他們做排版之類的,所以我覺得它是一個很大的文化,它是一個不斷傳承的經驗,而且這一兩屆越來越強,值得嘉許!」

圖/雄中物辯隊高三學長黃聖祐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高三學長黃聖祐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去年拿到金牌,也不忘投身來指導學弟們,高二學長謝昊潤則談到,「一開始在看他們做簡報的時候,感覺到很多人都是蠻認真的,他們真心想要去投入這個比賽。在過程中,他們也遇到很多的困難,有時候表現也不如意,他們在當時還是努力去克服這些困難。在比賽過程中,也有遇到一些亂流,有時候就是會萌生想放棄的念頭,但是最後他們還是堅持努力下去,靠著這個堅持與努力,還有老師的指導與學長們的傳承,最後他們終於努力得到這兩面金牌的獎項與總冠軍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高二學長謝昊潤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高二學長謝昊潤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談到過程中遇到的亂流與因應之道,學生白景壬也分享指出,「因為整個過程非常緊張,就會有一些突發事件發生,就像是我們的隊友有一次忘記帶手機充電線了,那時候我們非常緊張,但我們還是持續的鼓勵他,最後,就以團結合作的心情,終於成功征服了這個困難。」他說:「因為隊友忘記帶充電線,雖然我們沒有進行那個簡報的報告,但是我們還是很快的反應,就直接用英文講,然後表達出我們完整的物理的想法,所以最後還是成功了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白景壬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指導老師盧政良也指出,在整個過程中,同學們都有分工,有人實驗很強,有人理論很優秀,而雄中派出的兩隊,分別還是獨立的個體,兩隊還是會有競爭與合作的關係,我覺得最難的是雄中這兩隊,每年都會有不錯的默契,才會都有好的成績。

圖/雄中物辯隊指導老師盧政良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記者也問到,兩隊既然是競合的關係,過程中如何做到既競爭又合作?是不是同學們都把學校雄中的榮耀擺在第一?學生陳柏諭則說:「就像你所說的,這對我們兩個團隊的成員都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在比賽中,雖然兩隊是對手,但同時因為在同校的關係,所以我們會盡量達成一些合作,讓兩隊互助互益,就是兩隊都一起變強,所以,首一目標是先讓兩隊都變強再想後面的事情,即後面再看最後的發展與這段時間的成績積累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陳柏諭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陳柏諭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記者問:「這個比賽很特別的,他除了要有物理的基本知識,英文很好,因為它是一個辯論賽,甚至於還要臨場反應,因為隨時其他隊伍都會提出問題來挑戰你們,所以隨機應變能力要很強。因此在過程中,會不會覺得很困難?你們又從中學到什麼?」

雄中辯論隊Relativity隊隊長林永章說:「我覺得這個比賽的強度相對大,他甚至被譽為是物理界的世界盃。談到隨機應變的部分,首先就是假設你是報告這題的人,你需要報告你做的題目的研究,而對方問的問題可能是你沒有想到的盲點,在這個情況下,經過對方的問題,你可能就可以對這題有更進一步的研究,在未未來發展上。那同時在比賽的過程中,你也可以盡可能想辦法去把這個東西講清楚,讓對方了解你自己在做什麼。此外,假設你是問問題的那個(反方),那你就可能因為這個簡報你沒有看過,你又必須要在短短十二分鐘內,找出題目裡面最需要去挖掘的問題,就是讓這個辯論更精彩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Relativity隊隊長林永章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Relativity隊隊長林永章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所以,比賽辯論的過程很精彩嗎?Excalibur隊隊長許瀚云答:「我覺得很精彩啊!因為你在12分鐘短短時間看別人簡報的時候,第一個就是你必須得對高中物理有基本的sense,所以你才可以看到有些基本漏洞的問題,而且呢?可能會有專有名詞,你可能額外去學,你自己在做的時候,你才可以知道他到底哪裡有問題,是你知道可以用來糾正,才可以和他進行討論的問題,所以我覺得這是他精彩的地方。而且在討論的過程中,評審還會跟你講一些他們的觀點,所以你是跟評審、還有對方一起互相討論、交流這個物理的過程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Excalibur隊隊長許瀚云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記者問:「所以這是一個很複雜的比賽方式,在整個過程,你覺得你學到什麼東西,對你最大的幫助是什麼?」

林昱佑答:「抗壓性是我學到最大的事情,基本上你從一開始在學校的模式,轉換到你準備比賽,很長時間處於高壓的狀態,到比賽時那種非常刺激競爭的壓力極高狀態,我覺得抗壓力是你可以慢慢累積起來的東西,這段時間我學到最大的也是這個,讓我可以用一個更好的心態去面對所有的困難,然後跨過所有的障礙去面對,整個比賽,不管是你的實力或是亂流,有了抗壓力,就可以慢慢把你的心態養好,讓自己變成一個可以更好的人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林昱佑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林昱佑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林昱佑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白景壬則認為,在過程中,「可以流暢表達自己意見的能力,因為平常在讀書考試的時候,你自己懂就好了,這樣子你就可以取得比較好的分數,但參加這個比賽,不只你要懂,你也要讓別人懂,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能力,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比賽裡面,我學到怎麼讓別人簡單的可以理解說,我到底在幹嘛,我到底想要做什麼東西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白景壬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鄭棣洋則認為:「這個比賽跟高中課程不一樣的是,高中的考試就是有一個標準的答案,你的目的就是要求出這個標準的答案,可是在這個比賽的過程中,你是沒有一個標準答案,他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,你需要透過一些你的觀察,還有你的實驗去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,所以我覺得這個比起高中課程考試的內容,這個更像是一個科學探究的過程,就是它可以讓我們有一些對問題思考的能力,還有就是去突破這個問題,他會有一些很棒的效果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鄭棣洋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記者問:「參賽的學生都是相當優秀的孩子,他們有什麼樣的特質?透過這樣的比賽,讓他們表現出跟其他同學不太一樣的地方?」指導老師盧政良表示:「其實後續這幾個月的時間,我覺得他們的成長特別快,像海綿一樣,吸收很多的知識跟能力,讓大家覺得非常驚艷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指導老師盧政良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他說,「我覺得還有個很有價值的事,是雄中的孩子考試能力本來就很強,他們不需要去參加這個比賽,也可以在升學考試上有不錯的成績,但是他們還願意來挑戰自己,過程中,他們其實獲得了很多,甚至像讀論文的能力;他們還可以跟教授侃侃而談,就是能夠跟那些算是最頂尖的專家對談,畢竟他們是真的有操作過那些實驗的人,可以跟教授辯論,然後有所本的從他們研究的東西中,與同校同學、對手學校同學,甚至評審對談,這是非常非常困難的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指導老師盧政良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盧政良強調:「一般我們讀碩班或博班,論文口試教授就3個或5個,但在這場比賽的最後決賽,是12個教授並排,然後輪番去問問題,這個其實壓力也很大,但是他們都能夠過關,我覺得他們是很厲害的。」

當被問到「12位教授提出的問題,有沒有被問倒過?」學生羅大釗說:「有時候會想不到要怎麼回答教授的問題,因為我本身物理比較差,可以請教隊上物理比較好的同學,可以寫紙條遞上來給我,我就可以按照隊友的意見來回答,所以,我認為團隊合作其實在這個比賽中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比較強的強項,就是要團隊合作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益。」

圖/雄中物辯隊學生羅大釗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記者問:「同學們能夠拿到兩個冠軍,而且拿到全國總冠軍,你覺得他們的表現最好的地方在哪裡?」指導老師盧政良回答表示:「應該說這些年我們累積了一些經驗,所以我覺得真的要每一個角色都做得蠻好的,像我們羅大釗跟胡維中,他們就是專職的reviewer,就是評論方,他們英文都非常好,而且上台的台風也很厲害。剛剛大釗比較謙虛說他物理沒那麼好,但同隊會給他一些紙條,然後他就可以很快的回答得不錯,所以他要具備非常好的英文能力。評論方其實權重只有乘以一,但是每一場的累積下來,得分也是非常可觀。」

盧政良也談到,最難的是兩隊隊長,「我們要成績好,隊長最重要,因為他們12道題目都必須完全了解,就像隊長許瀚云與林永章說的,當反方要在12分鐘聽完正方的研究報告,要馬上點出問題並做成簡報,雖然題目都是一樣,但每隊做的研究並不一樣,要很快的點出正方實驗哪邊可能有問題,或是理論哪邊可能有誤解,或是他們的分析可能不正確,聽完之後,瞬間把PPT都打完,然後上台馬上秀出來,是我們訓練了好幾個月,他們到尾聲才有辦法具備的能力。」

盧政良也釐清這個辯論賽很重要的一個觀念,他說:「還有一個很重要的,就是早期大家都認為辯論賽就是把對方辯倒就贏了,可是這個不是,這個比賽你如果把對方辯倒了,你的分數也很低,因為這個比賽不是辯論,而是你要在辯論的過程中促進對這個物理的理解,或是對這個現象的理解,所以反而是要辯論的很精彩才會得高分,所以他們也訓練到,後來也都能夠用很友善的態度跟對方討論,然後引導對方,對他們不是很清楚的部份把它弄懂,這個也會很加分。所以我們當反方時,這幾年幾個隊長真的做得很不錯!」

圖/雄中物辯隊指導老師盧政良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盧政良也說:「至於正方的reporter部份,因為經過那麼多個月,他們都已經非常熟悉每個報告。加上國外名校學長的指導,他們都很厲害,都能講的一針見血,學弟們有時候聽完都會很崩潰,但是會趕快把這些可能的問題補下來,比賽的時候,就可以做得蠻好的。」

另一位指導老師高執貴也談到,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比賽,幾乎沒有看過任何一個校園活動有如此高的張力,學生訓練時間至少半年,且橫跨了語言、溝通、表達、團隊、科學知識、思辨與動手實作。除了這些困難之外,還有人的問題要克服。因為訓練時間長,家長可能的擔憂,還好雄中的孩子自主性都很強,他們會強烈表達自己想要或是需要什麼,大部分能說服家長。

圖/雄中物辯隊指導老師高執貴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再者是龐大的校務團隊的配合,包括流程、金錢,還有硬體設備,所以校長與主任團隊的態度很重要,慶幸的是,到目前為止,都能順利完成。

第三則是有願意每年犧牲奉獻的主導老師,還好有盧政良老師10多年來願意當主舵手。

而他也談到每一年比賽後學生的改變,都給了他相當肯定的答案。雄中學生升學有其他更舒服的方式,但一股衝勁讓這些孩子願意投入這樣辛苦的比賽,甚至隔年還願意無償的指導學弟,他認為,這就是雄中學生可愛的地方,也是自由校園進步的力量。

【相關新聞繼續閱讀】

影/哇嗚!超難的!用全英文挑戰物理辯論 雄中物辯社奪2金抱回全國總冠軍/漾新聞 https://youtu.be/4dMx-05gyY8?si=7bKm4sDq3lXNHOvS

影2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4dMx-05gyY8?si=7bKm4sDq3lXNHOvS

漾新聞|哇嗚!超難的!用全英文挑戰物理辯論 雄中物辯社奪2金抱回全國總冠軍 https://www.youngnews3631.com/news_detail.php?NewsID=6872

上一篇 |  下一篇

即時新聞

漾新聞Young News

聯絡我們
電子信箱:july0917@ms55.hinet.net